假使我們能重活一次,我會毫不猶豫的和我先夫李友邦, 

仍然願意把我們的生命,獻給偉大的祖國和具有民族血緣的台灣故鄉。

                                                                                                 ~ 嚴秀峰


嚴秀峰 - 一個女兵抗戰的故事   













   1937年,中國民族抗日戰爭,是中國有史以來,一段空前劃時代最偉大的歷史。那是一個交熾著侵略與反侵略、生與死、光榮與屈辱、新生與毀滅的偉大時代,那是我們的民族國家在民族抗日戰爭中嚴峻的試煉裡艱苦成長的歷史,億萬中華兒女為了維護民族的尊嚴,挽救國家的淪亡,都紛紛走出家庭,走出課堂,走出工廠、田莊、「到前線去吧!殺敵」,匯集成一股大時代的鉅流,在抗日的大洪爐中,鍛鍊成「成鋼成鐵」。當時扮演抗戰重要歷史任務並堅決抗日的台灣義勇隊,在這場中國苛刻戰爭的考驗中,除了面對抗日戰爭外,還要遭受國民黨軍隊的襲擊,而在雙面作戰中,做出崇高偉大的貢獻,付出鉅大的犧牲,而我渺小的一生,便是在這偉大的時代光輝的歷史中一粒微塵,但對於抗日衛國這段歲月裡,確是我與先夫李友邦先生,畢生難忘的時日與記憶,假使我們能重活一次,我會毫不猶豫的和我先夫李友邦,仍然願意把我們的生命,獻給偉大的祖國和具有民族血緣的台灣故鄉。


戰爭是殘酷的,生命是寶貴的,但當日帝強敵,狂妄誓言,「一舉在三個月內蓆捲中華、征服中國」,而我們的民族國家,正遭受強敵毀滅性的侵略而危在旦夕,中國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的時刻,凡是有血性的中華兒女,都會毫不考慮的投入那煉獄般的戰火裡,用自己生命的祭幡,創造國家繼起的生命,延續其傳承與生存。


 那時我才十七歲,眼見家園已毀,國將淪亡,一份強烈的愛國使命感,驅使我參加抗戰,走上戰場。我是家裡唯一為父母鍾愛的獨生女,欲達到參戰報國的願望,殊非易事,但我深深瞭解,父親是一個深明大義的人,我告訴他老人家說:


父親的「拒絕」是意料中事,我並不因此氣餒,經過了五個多月鍥而不捨的懇求,爭取奮鬥,一天,父親終於點頭答應了。父親說:「難得你有這份愛國的心願,『忠孝不能兩全』,你去吧,我同意你去參加抗戰,但暫時不能讓你母親知道,她絕對不會答應的,不要徒增她身心憂傷。」


在父親的安排下,以隨小表哥去後方讀書為由,企圖矇過母親的注意,孰料在臨行的前一刻,仍是被母親發覺了,母親堅持不允,哭得非常傷心,我被真摯的親情打動了、軟化了,幾乎動搖了我的意志,放棄我原有的決定。 



「民族大義與骨肉親情」,在內心激烈的交戰與扎掙,難捨難取。就在此時,腦海中響起了父親的聲音:「孩子,『忠孝不能兩全』,你去吧」。我在極其痛苦中作了最後的抉擇;「爸爸、媽媽,請多保重」,我哽咽的轉過頭,毅然捨下了我最親愛的父母,走出了家門,帶著母親的淚眼,父親的祝福,奔向抗日報國的行列。 



從此,我由一個養尊處優的女孩,轉變為持干戈衛社稷的女兵。 離開家,第一站就到了當時東南行政區的抗日重鎮--金華縣,經第一支隊大隊附葉潤華先生介紹,我與小表哥秦鳳鳴都參加了浙江省國民抗敵自衛總團第一支隊,支隊長是趙龍文先生,部隊駐防地在金華縣白龍潭鎮嶺下朱,我的工作對象是負責宣導村中的少女與婦女們,我把一顆熱情真摯的心投向她們,不久我們就成為親睦的好朋友。漸漸的,她們的民族意識抬頭了,抗日愛國的熱情燃燒起來了,當我們的部隊奉命要調防前線時,竟有一位少女與少年,堅決執意要隨同我共赴前線去殺敵,我好感動。


出征的部隊出發了,我們每個人都抱著殺敵報國誓死沙場的決心,開赴前線的。從此,我們每日都生活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毫不畏懼。


我奉命派駐至大源鎮負責民運組訓工作,大源鎮是司令部駐防重鎮,位於富春江旁,與敵人隔水相峙,敵人可隨時來犯,我深感責任重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蘆洲李宅 的頭像
蘆洲李宅

財團法人蘆洲李宅古蹟部落格

蘆洲李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