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83-6-12中時晚報

不畏古蹟魔咒的奇女子

嚴秀峰女士  

在每一個被列為私有古蹟的住戶心目中,沒有比「古蹟」這個魔咒更可怕的事了。從此,他們沒有改變住宅設計的可能,更沒有出售古蹟的可能,只有不斷的維修,這費用如果不懂得向官方爭取,有時還必須自掏腰包。

每一個古蹟都是在重要的開發地區,因為古蹟的上一代人,當然不會選擇在荒郊野外建設住宅,而是在農業興盛或繁華的地段。這便是古蹟所在地大都是古城(台南、鹿港)或以往的農業興盛區(例如霧峰、三峽)。到了現代,這些地段恰恰是地價上漲最多的地方,有誰願意自己的住宅被劃入古蹟、無法買賣、無法變更用途、失去經濟價值呢?

  在人人不希望住宅變成古蹟,甚至希望解除古蹟限制的社會中,將價值十億的私有古蹟土地,捐給政府,要求政府維護其古蹟的「傻瓜」,有嗎?

  有的,她不是一個台灣人,但卻是嫁作台北蘆洲媳婦的杭州「美女」,她把蘆洲李宅的私有古蹟捐給政府了。這是一個奇特無比的現象之一。再其次,她也不是一個家財萬貫,生活富裕的人,恰恰相反,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時期,曾因匪諜案而入獄,帶著剛剛生下不久的孩子坐牢,那孩子竟是在獄中哺育的。她的丈夫名叫李友邦,五十年代是台灣省黨部副主委,陳誠的副手,但因匪諜案被國民政府槍決。奇怪的是,他的罪名雖是「匪諜」,但沒有任何中共組織上的關係。這樣一個家庭的背景,卻願意把價值十億元的古蹟,捐給關過她、又槍決過她丈夫的政府。

 目睹古蹟變為商業區 向總統府上「陳情書」
 
然而更為奇特的是:這樣一個作過官太太,坐過牢,半生巔沛的女人,竟然在晚年,仍堅持要將保存文化古蹟,當作今生最重要的事業之一。目睹著古蹟一個個被改變為商業區、住宅區,她為了保存自身與共同的文化資產,不斷和政府打交道,也不斷呼籲。最後,為了永久保存古蹟,她向總統府發出一封「陳請書」,要求總統府,應基於保護文化資產古蹟的原則,徵收古蹟,如此才可以免於古蹟的流失。而除了陳情人李嚴秀峰之外,參與連署的社會各界人士,包括了知識界、文化界、政治界的精英共有四千多人。

  值得重視的不是這份名單的人數,而是名單上的人物都是一方知名人士,卻願意為嚴秀峰簽名連署,向李總統陳情。這恐怕是朝野之間,很難有人能做到的吧!

  但嚴秀峰是如何做到的呢?主要的原因恐怕不僅是她的個人影響力,以及契而不捨的精神,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社會中,有人願意捨棄自家十億價值的產業,為文化作奉獻,完全無私的為公共的文化資產保護,作拋磚引玉的典範。這樣的氣魄和精神有多少人能做到呢?不要說公利社會的現在,即使是文化人,自身捫心自問:敢於這樣拋棄財產的人恐怕也不多!這便是李嚴秀峰的可敬之處,她其實是以自身的精神號召,來完成這樣一份連署的。

 

                                                                                                                            *更多文章關於嚴秀峰女士的故事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蘆洲李宅 的頭像
蘆洲李宅

財團法人蘆洲李宅古蹟部落格

蘆洲李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